帕劳历史

一般相信帕劳最早的居民来自于东印尼群岛,依据碳检定帕劳古代部落显示,人类居住于洛克群岛的历史,至少追溯至西元前1000年,这些早期帕劳住民发展出相当复杂的母系社会体系。财产与货币是由女性族长继承,但仍由大家族所共同拥有。
最早的欧洲人发现帕劳应该是在西元1543年,是由来自西班牙的Ruy Lopez de Villalobos发现。西班牙于西元1686年主张帕劳的所有权,但却没有在帕劳上进行开拓殖民与建设的工作。直到西元1783年,当英国籍船长Henry Wilson的船只行驶至帕劳的Ulong 岛触礁而遭遇海难,而开启帕劳与西方重要的接触。

英籍船长Wilson受到Koror领袖Ibedul的援助,来进行船的修复工作,并派他的儿子Lebuu亲王到英国接受教育。虽然Lebuu亲王后来抵达伦敦后,死于天花之传染病。许多英国人皆因他在英国的现身,而深受感动并引发对帕劳的兴趣。随后英国便成为帕劳的主要贸易伙伴,并持续超过一个世纪之久。直到西班牙人于西元1885年回到帕劳进行开拓。在西班牙把帕劳卖给德国之前,西班牙传教士有引进基督教与文字至帕劳。由于西班牙与美国发生战争,德国于西元1899年取得了帕劳的控制权。随即着手于降低西方疾病对当地居民的破坏影响力,德国人强制帕劳人劳动于椰子树的种植及其他事业的开拓。

日本人占领帕劳期间,肇始于西元1914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值此期间使得帕劳当地文化产生重大的转型与改变,义务公立学校之建立,教导当地岛民日本语之学习,族长之权威性由殖民地之官僚所取代,Koror本地发展成为一个忙碌的现代化都市,拥有铺设道路、电力系统、供水设施,数千的日本人、韩国人、冲绳岛民之劳工被引进;当帕劳人失去自己的土地时,不论是以出售或没收充工之方式,传统的继承模式业已粉碎。西元1930年末期,日本人封锁帕劳与外来世界相通,并开始全力集中发展军事,于全岛上建立碉堡、要塞等防御军事设施。于二次世界大战末期阶段,日本于帕劳全岛的军事设施,开始成为反轴心国的攻击目标。较激烈的战斗发生于Peleliu岛和Angaur岛二地,然而人口最多的Koror岛和Babeldaob岛二地(日本人于此二地安置最多帕劳人)却未受到任何的侵略。

日本人占领帕劳期间,肇始于西元1914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值此期间使得帕劳当地文化产生重大的转型与改变,义务公立学校之建立,教导当地岛民日本语之学习,族长之权威性由殖民地之官僚所取代,Koror本地发展成为一个忙碌的现代化都市,拥有铺设道路、电力系统、供水设施,数千的日本人、韩国人、冲绳岛民之劳工被引进;当帕劳人失去自己的土地时,不论是以出售或没收充工之方式,传统的继承模式业已粉碎。


西元1930年末期,日本人封锁帕劳与外来世界相通,并开始全力集中发展军事,于全岛上建立碉堡、要塞等防御军事设施。于二次世界大战末期阶段,日本于帕劳全岛的军事设施,开始成为反轴心国的攻击目标。较激烈的战斗发生于Peleliu岛和Angaur岛二地,然而人口最多的Koror岛和Babeldaob岛二地(日本人于此二地安置最多帕劳人)却未受到任何的侵略。

当美国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开始管理当地,并希望帕劳从Micronesia密克罗尼西亚群岛里分离,成为一个单一独立实体,帕劳人于西元1978年举行公民投票,不选择成为Micronesia密克罗尼西亚群岛邦联的一部分,而选择成为独立自主体,西元1980年帕劳采行自己的宪法运作,第一任总统为Haruo Remeliik先生,于西元1981年正式继位。 Koror成为临时政府的首都,然而宪法最后决定搬迁首都至位于Melekeok州的Babeldaob。

自治政府的过渡时期,进行得并不顺利,西元1985年Remeliik先生被暗杀(这案件并未结案),继任总统Lazarus Salii先生表面上为自杀,后来经过调查发现,是一件因政治贿赂被射杀的事件,帕劳的继任总统Ngiratkel Etpison先生,是一位成功的商人,本身并拥有Palau Pacific Resort休闲旅馆的部分股权,也是第一位全程当任完整任期的总统。

西元1994年10月1日,帕劳正式成为一个独立国家,结束47年的托管身份。同年,并被联合国所承认,此外美国因提供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计划,而拥有对帕劳三分之一领土主张之权力,使帕劳获取前15年享有4.5亿美元的财务援助计划(计划期间为50年)。

要真正了解帕劳,不如亲自前往探访,相信你会更了解帕劳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。帕劳的人民以Belau来称呼他们的故乡,或许是密克罗尼西亚人中最为西化的,穿着美式休闲服及棒球帽。然而帕劳人仍然对海滩不够用或距离过远会感到不悦。

许多家庭与公共建筑物仍然会要求,进门前必须脱鞋。此外,多年来许多传统仪式仍被保留下来,例如针对初生婴儿,村落族长在社会阶级之安排统治上,仍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

多数帕劳人信奉基督教,并同时有天主教式和英国国教式的教堂,堂皇富丽地陈立于当地,并有Jehovah's Witnesses派,Seventh-Day Adventists(耶稣再生论派),Bahais派等教会组织。从当地原始教派所再衍生的即为Modekngei教派,并展示出一些当地传统,例如,利用光明的力量来赶走幽灵。

帕劳人的传统集散市场包括椰奶、肉(干椰肉)、树薯粉(木薯粉)、马铃薯、各种渔类及海鲜。深受美式及日式饮食影响。虽然不像西太平洋加罗林群岛西部的雅浦岛那样普遍,但许多帕劳人咀嚼betel nut蒟酱核果,当与石灰粉混合后,即可产生大量红色的唾液,从帕劳人的牙齿即可判定是否常常咀嚼betel nut蒟酱核果,而从衣服与下巴的污点即可判定是新咀嚼的人。

帕劳语使用的时机多在家中与轻松的状态,而英语多使用于公司行号及政府机关,学校则教导二种语言之使用,所以大部分帕劳人于小时候即使用双语。西南岛民则使用Sonsorolese语和Tobian语,岛民并借用夏威夷(Hawaiian)术语来和外国人沟通。

古人说:依山吃山、临海就吃海,帕劳也是一个靠海维生的国家,除了海中的鱼产生物是他们的生活命脉,把海当作生财工具也是他们必备的法门,因为帕劳是靠观光业维生的国家,所以帕劳的海就必须要更有生命,这也是帕劳吸引人的地方

女人钱 (又称Udoud ra Belau)在人类物品交换史上是一种奇特的东西,对帕劳诸岛上的人民而言是更是有不同的意义。这些被串成一串的女人钱通常被使用在任何与婴儿出生、死亡、婚姻、甚至于是盖新的房子与选举有关的传统习俗之上。这种奇特的交易方式已经在帕劳施行了几个世纪了,英国海上舰队的亨利威尔森船长(Captain Henry Wilson) 是史上第一个将它记录下来的人,英国同时也在1783年征服帕劳。帕劳人自有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来对应这种奇特的交换习惯。谁也不知道这种串珠视的女人钱是时么时候、由谁传入帕劳的。

帕劳的过去与现在绝对让你着迷,不信你可以亲自走访一趟,绝对会让你对他们的文化与生活习性啧啧称奇,并且羡慕不已。

TOP